电竞王者传说txt

國產高顏值日式SRPG,玩家苦等2年的《圣女戰旗》值不值?

在做獨立游戲之前,開發者腦海中想象地可能大多數是如何做好產品,但做獨立游戲之后,一系列“雜事”便會紛沓而至。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5月28日下午2點,以精美立繪聞名的國產獨立游戲《圣女戰旗》在Steam正式解鎖,游戲售價68元。玩家將扮演少女軍官波利娜·波拿巴,在風起云涌的法國大革命時代,書寫屬于自己的傳奇。

與許多二次元題材的游戲一樣,《圣女戰旗》當中大部分角色都是女性,但與一般“萬物娘化”的游戲不同,《圣女戰旗》中女性角色都是歷史中真實存在的,只是開發團隊通過對歷史的演繹,將這些原本沉沒在歷史長河中的角色推至聚光燈前。如主角波利娜·波拿巴并非拿破侖的娘化,而是拿破侖的妹妹。

《圣女戰旗》最大的賣點來源于精細到有些過頭的美術,整體觀感上結合了日系的唯美和韓系的性感兩種風格,包括人物的皮膚質感、華美的服裝都成了《圣女戰旗》行走的標識。自2017年7月項目在微博面世以來,玩家已經等待了近兩年時間。

還原法國大革命,經典JRPG玩法

作為一款集合了他國文化背景和策略戰棋兩大冷門屬性,卻有一定人氣基礎的產品,《圣女戰旗》的確有美術名氣壓過玩法的跡象,與線下許多二次元手游面臨的風評極為相似。自項目面世起,《圣女戰旗》就因畫風精美備受矚目,特別是其華美的洛可可式的服裝、及偏向表達人物肉感的立繪,都給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與之相對玩法反而沒有受到太大關注。

但是,這并非代表《圣女戰旗》游戲性乏善可陳。早在2018年初,《圣女戰旗》首次宣布將登陸Steam及任天堂Switch平臺時,GameLook就曾對開發商Azure Flame Studio進行了采訪,其實不僅是服裝和建筑等設計花費功夫,《圣女戰旗》還針對法國大革命歷史文件進行了翔實的考究,“盡量地區還原18世紀的法國”。

無論是士兵著裝還是攻擊動作,開發商都在考證后做到了盡量模仿歷史真實場景。游戲具體玩法還被分為策略戰棋和模擬經營兩大塊。玩家需要以“馬爾梅松沙龍”為據點,于多方勢力之間斡旋,探尋關于“圣女”的秘密。

《圣女戰旗》試玩排起了長隊

產品性質上,《圣女戰旗》帶有鮮明的日式SRPG基因,如劇情通過Galgame式的對話推進,除立繪外整體畫面是點陣式的像素風,整體玩法也是經典的回合制——

游戲中戰場被分為方格式的棋盤,玩家選中部隊移動接近敵人后便可發動攻擊,但角色單次戰斗攻擊次數有限,選中敵人發動攻擊時,玩家可以預先得知造成的傷害以及對手反擊將造成的損失,一些玩過知名的戰棋游戲如《火焰之紋章》的玩家,相信都能較快上手。

《圣女戰旗》共有30多名登場角色可供玩家招募,除了基礎的攻擊、防御、速度等屬性成長以外,技能也會左右戰場的成敗。

當然每名角色根本是其所統領不同兵種的部隊,不同兵種之間有鮮明的克制關系。根據官方介紹,玩家戰略很大程度上將圍繞兵種克制展開,如線列步兵主要作用是維持正面防線、輕步兵擅長側翼或后發突擊、炮兵雖然脆弱卻擁有撕開陣線的火力。

由于攻擊敵人也會遭遇反擊的設定,《圣女戰旗》“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”的戰斗設定更加接近史實。因此雖然美術名聲在外,但《圣女戰旗》玩法其實并不簡單,流程可長可短,實際戰斗過程中需要玩家仔細考慮角色能力,通過合理的謀劃安排,以最小的損失為代價擊敗敵人。

《圣女戰旗》扛過風波:面臨發售平臺互毆和同行抄襲騷擾

雖然《圣女戰旗》研發商Azure Flame Studio是一支初創團隊,但創始人田健卻是游戲圈內的“老人”。田健(又稱企鵝、Ediart)早年身兼NGA的創始人、九城時代《魔獸世界》漢化經理等多重身份,后來NGA被178收購,田健本人也從九城離職,加入了轟轟烈烈的游戲公司大軍,其后曾在多家業內公司工作過。

盡管如此,名氣在外的《圣女戰旗》遇到的煩心事可一點都沒少,證明如今已成潮流的獨立游戲可沒那么好做。

4月25日起,發行商中電博亞宣布《圣女戰旗》在旗下平臺杉果開啟預售,到5月28日游戲正式在Steam發售前,玩家都可在杉果以15%優惠,也就是58元的價格提前購買,引來了一些國內Steam用戶的抱怨,但很少有玩家知道《圣女戰旗》與中電博亞的關系,正是中電博亞支持了這款游戲的研發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很快又有玩家雷人評論稱58元“買立繪”不值,不過反而被這款游戲的粉絲圍攻。相映成趣的是,此前在公布游戲售價68元時,早有玩家善意地詢問開發商“能不能賺到錢”,開發商方面則只回應了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其實,讓Azure Flame Studio心情復雜的不僅僅是價格,還有來自抄襲的煩惱。

由于立繪過于精致,《圣女戰旗》美術資源曾多次被盜用。3月29日,開發團隊還通過微博曝光了一起嚴重的抄襲案件,指出有抄襲者盜用游戲畫師“九醬子太胖了”的作品,通過拼接等方式化為己用,并用于國外參賽、參展、畢業設計乃至應聘等等,“情節極其惡劣”。

盡管盜用者校方老師出面對《圣女戰旗》開發團隊表示歉意,玩家也義憤填膺,但盜用者事后依舊我行我素仍是事實。這暴露了美術拼貼抄襲,與寫作洗稿抄襲一樣難以追究的困境,對于創業公司很是不利,無論盜用者是來自大廠外包團隊,抑或是了然一身的個人都是如此。

在做獨立游戲之前,開發者腦海中想象地可能大多數是如何做好產品,但做獨立游戲之后,一系列“雜事”便會紛沓而至。幸運地是,玩家的眼睛始終是雪亮的,好的產品,也沒那么容易被埋沒。

本文為GameLook原創文章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yynko.club/2019/05/359841

關注微信
电竞王者传说txt 陕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吉林市口前干什么赚钱 十分快三稳赚技巧 分彩开奖历史结果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直播 pc版单机捕鱼达人 什么证挂着赚钱 pk10冠军7码一期稳赢 彩金捕鱼季最新版下载 排列五有试机号码 中长期股票推荐 快手怎么卖东西赚钱吗 11选5选2稳赚技巧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时时彩万位的计算方法 重庆时时彩内部公式